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世界旅遊畫報>新闻>焦點新聞

新兴市场“血流如注”: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来源:世界旅游画报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31日 字号: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盘中跌超22%,一路刷新历史最低。土耳其里拉盘中重挫近5%。南非兰特一度跌超3%。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20种下跌,摩根大通EM货币指数跌至纪录新低。“阿根廷市场引发了全面抛售。”
北京时间周四晚间,新兴市场货币汇率遭遇了一场惨烈的“血雨腥风”。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低开近5%,盘中跌超22%,一路刷新历史最低位。土耳其里拉进一步下挫至两周新低。南非兰特一度跌超3%,创一周多最低。巴西雷亚尔盘中跌超2%。离岸人民币盘中大跌约500点。
彭博社追踪的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20种下跌,摩根大通EM货币指数跌1%,至纪录新低。而美元指数五个交易日以来首次上涨,盘中升至94.738。
“整个新兴市场血流成河。阿根廷市场在一夜之间暴跌,这引发了全面抛售。”路透社援引Rand Merchant Bank汇市交易商Jan Sluis-Cremer称。
新兴市场货币崩跌
隔夜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大幅低开,幅度接近5%,创出历史最低。随后阿根廷央行紧急宣布加息,幅度高达1500基点,至惊人的60%。但此举使得比索遭遇疯狂抛售,盘中跌超22%,跌破41,不断刷新历史最低位。
阿根廷央行再次大举抛售外储,数额3.3亿美元。这是该行本周第三次抛售美元。彭博社称,阿根廷央行将推动实施更多外汇干预。截至收盘,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收跌13.12%,报39.25比索,创收盘历史新低。
此前,阿根廷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加快释放500亿美元贷款计划,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
 
阿根廷比索狂泻引爆了整个新兴市场汇市。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重挫,盘中跌幅接近5%,报6.7840,创两周以来最低。美国媒体称,土耳其央行副行长兼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Erkan Kilimci将辞职,表明该国总统埃尔多安对央行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强。周五亚市早盘,土耳其里拉持续下挫,跌2.1%,报6.7877。
南非兰特兑美元盘中跌超3%,收盘跌2.28%,报14.6850,创两周最低,波动性升至2016年12月以来最高。南非政府重申将进行土地改革,再度引发市场担忧。
巴西雷亚尔兑美元盘中跌2.2%,报4.1960,接近两年最低,收盘跌近1%。稍早巴西央行宣布以4.2的汇率进行外汇干预,这是该行6月以来的首次干预行动。该行重申这是为了提供流动性,货币政策并不直接与近期的市场变动相关。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盘中跌约500点,创出近一周低点。此外,印尼盾跌至三年新低,印度卢比刷新历史最低。
截至周四,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连跌八日,最近两天跌近20%,8月至今跌幅高达37%,今年以来累计暴跌53.9%,再次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远超土耳其里拉。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本周累计贬值11%,八月迄今贬值幅度超过35%,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也是自2001年该国经济危机以来单月跌幅最大的一次。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大跌43.5%,在十一种新兴市场货币中跌幅位居第二。
在十一种新兴市场货币中跌幅位居第三的是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年初至今累计下跌20.2%。南非兰特和俄罗斯卢布的跌幅也都达到两位数,印度卢比和智利比索的跌幅都接近10%。
新兴市场汇市动荡引发众多央行纷纷出手干预。据华尔街见闻统计,本周不到三日内,或是官员发声或是直接行动,印度、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央行均有动作。
 
经济基本面糟糕
华尔街见闻主编精选文章《加息都加到60%了!为何阿根廷比索还是崩了?》提及,阿根廷内忧外患,与2001年债务危机高度相似。该国经济增长处于九年最差,失业率升至近双位数,通胀率高达31.2%,诸多中产阶层重回官方贫困线水平。
英国《金融时报》推测,今明两年阿根廷共需偿付到期的500亿比索与美元计价债券,今明两年的融资需求高达820亿美元。这使得该国不得不再次向IMF求助。
土耳其的问题更加严重。去年底,该国外币债务占GDP比重高达53%;通胀涨至十四年新高,接近16%,是官方通胀目标5%的三倍;本币里拉兑美元年内跌超40%。而土耳其央行在总统埃尔多安的控制下拒不加息。
华尔街见闻主编精选文章《土耳其阿根廷危机卷土重来,一场新兴市场大救助在所难免》提及,更令人头疼的是,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等国的银行向土耳其提供了大量贷款。当土耳其违约风险增大时,这些提供贷款的银行及其背后的政府将暴露在巨大风险下。
南非动乱伤害了国际投资者对于该国货币的信心。南非政府近日已经开始强征白人土地,南非决策者称,白人农场主拥有的超过12000公顷的土地,应被无偿充公。 投资者担忧美国可能会对南非采取制裁,重现另一场土耳其危机。
近期新兴市场的大幅波动,突显了全球对美元的深度依赖。RBC Capital Markets指出,美元走强和全球主要央行利率走高,会进一步令阿根廷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承压。当风险偏好和全球金融状况同步收紧时,基本面弱势的新兴市场国家的资产也最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