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艺术家联盟社区门户网站(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网)请注册后使用本站提供的更多服务!
  • 重要消息 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复评结果关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网上资料更新的通知第二十届全国版画展初评入围名单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初评结果丰域西南——吾土吾民油画邀请展入选名单201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初评结果第二届“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大赛征稿启事“延伸.2013中国大同国际雕塑双年展”平行展征集公告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动态  |  特别报道  |  重要消息  |  画家在线  |  拍卖资讯  |  画展通讯  |  艺术收藏  |  艺术评论  |  艺术人物  |  中国美协会员
    画展中心  |  美术展览  |  美术展馆  |  网上画廊  |  中国画展  |  油画展览  |  交易收藏  |  美术艺苑  |  当代艺术  |  会员中心  |  联盟论坛  |  博客  |  问答 
    您现在的位置:艺术家联盟网>> 资讯中心>> 当代艺术 >> 导演王兵:艺术本身只为个体经验而存在
          网上画廊
          艺术快讯
          美术展览
          拍卖信息

    导演王兵:艺术本身只为个体经验而存在

    2012年10月12日 来源:凤凰网文化   【字号: 打印 关闭
     

      导演王兵:艺术本身只为个体经验而存在

      ——凤凰网文化《年代访》独家对话

      核心提示:《铁西区》、《夹边沟》导演王兵近日又凭借新纪录片《三姊妹》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但他却说这种电影不可能赚钱,只是提供一种电影经验;面对华语商业电影在世界文化中的尴尬地位,他认为中国的独立电影具有强烈生命力,值得世界电影史研究和评价。(文:凤凰网文化吕美静)

      中国商业片“下流”横行 在其他文化下就是垃圾

      凤凰网文化:你的新片《三姊妹》入围了威尼斯地平线单元,你对它有什么期待吗?

      王兵:因为它本来是一个小的片子,所以我们没有什么期待,再一个就是刚开始做电影的时候一些东西会很在意,现在我基本上都不太在意这种东西,只要有一个场所去让一个电影能够在很多人的视野当中出现,这个电影跟很多人有交流的机会。电影节有电影节的很多游戏和规则,我觉得没有必要陷入到那个游戏当中去。凤凰网文化:去年贾樟柯任威尼斯地平线单元评委会主席,他当时有一个发言说“中国的电影跟世界的电影是脱节的”,你怎么看?

      王兵:首先很重要的是电影在中国,在常有的大多数人的脑海里边的电影是体制化电影,也就所谓的宣传片或者是商业片。宣传片的历史更长久,比如从上海时期就有,然后一直到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到张艺谋,甚至于今天我们大多数的电视剧等等,都是这个体制电影的演化和演变,只不过在外表形式上做了一些新的包装,比如增加一些娱乐的信息,增加一些少男美女,增加一些让人羡慕的奢侈生活等等。但它的题材还是宣传性题材,这样的宣传性题材在中国现代文化的发展氛围里我认为是可耻的,我们接受这种信息是可耻的。

      凤凰网文化:你怎么定义“宣传性题材”?

      王兵:我觉得电影应该是在荧幕上描述一个人的生活经验,我们把这种生活经验传递给他人,这是电影最单纯的地方,也是电影最有价值的地方。但是大多数我们接触的电影不是,我们传递的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信息,这种信息可能是一种教育的信息,或者历史的信息,或者集体的信息,这些电影在过去的体制里边代表国家意识形态的总方向,跟个人是没有关系的。如果说我们今天作为一个从事电影工作的人,我们还不能去讲电影和我们之间的这样一个很简单的关系的话,那么对于这个地域的人是不负责任的。

      凤凰网文化: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不会尝试去拍商业电影?

      王兵:商业电影如果说有一定的可能性,我可能会拍,但是现在这样的商业片我不愿意拍,我们市场上流行的就是一种低级趣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下流的东西,不是商业,商业也需要有规则,商业也需要有一定的人文的支撑。我们天天在做一些根本自己都不知道这些电影想表达什么的东西,你看看中国的商业片能走出国门吗?他们在其他的文化下面就是垃圾,没有任何人去看。但是好莱坞的商业片不是这样,在全世界各个民族各个文化背景下的都欣赏它看它。这个东西很简单,就是一个普世价值,就是这个桌子上有没有一个杯子,这个杯子放在这,有还是没有。但是我们把这个事情变得很复杂,因为我们想欺骗别人,所以要编各种的言论各种的说法,实际上电影非常简单。

      中国只有“农民文化” 个体电影最有生命力

      凤凰网文化:之前冯小刚在上海电影节上说“中国是一个电影的弱小的民族”,你怎么看?

      王兵:我觉得不是,当然不是比较的关系,不是商品可以比哪个高,哪个低。我觉得它的差别就是说,我们文化里边的人格到底有多少。所以我们自己,包括说这样话的人扪心自问一下,在我们这个地域里面,多少艺术家,多少知识分子可以自己想一想、自问一下,我们每天到底都在做什么?

      另外,在90年代初中国出现独立电影,被称独立电影是因为它跟体制没有关系,从2000之后实际上这种数字电影变成个体电影,在某种意义上和西方所谓的独立电影是完全不同的。这种个体电影在全世界现在所有国家当中,中国的创造力是最有生命力也是最活泼的,而且我觉得如果将来回顾中国电影的阶段,整个个体电影群体都是值得世界电影史来研究和评价的。

      凤凰网文化:也有一些电影评论人说“中国还没有真正的城市题材”,自从贾樟柯之后,电影从农村走到县城,但是还没有从县城走到城市,你怎么看?

      王兵:特别简单,这个国家有十多亿人口,大量的人都是农民,城市里绝大多数人的文化本身和农民是一样的。中国形成城市文化的地域和所占的人口数量非常的小,只有上海可以称得上有城市文化,北京有政治文化但是没有城市文化,广州的历史也并不长。城市文化是一种独立于其他区域人们生活之外的一种文化价值和生活方式,在现在的中国城市,你想一想我们城市人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和农民又有什么区别吗?都是农业文化的传承关系。世界电影一个是不断地对电影描述世界的可能性的扩宽,另一方面就是人们对现实对价值观对人文观的追寻和坚持或者对传统的继承,所以我觉得中国有一些电影并没有脱离世界电影。

      新片《三姊妹》源于上坟路上碰见的3个穷孩子

      凤凰网文化:7月的《电影世界》里杨城关于独立电影的文章提到《三姊妹》:年幼的“三姊妹”生活在云南一个叫洗羊塘的穷苦村子,平静地承受着生活的重担,这重担让人无法不去质疑现实,而孩子们的平静又给人朴素的感动。《三姊妹》拍摄时间有多长?

      王兵:实际拍摄时间大概就一个来月,但是因为分了三次拍,所以持续了大概有四个月时间。

      凤凰网文化:你怎样认识三姊妹的?有一个怎样的契机让你想要拍摄她们?

      王兵:我过去我有个朋友他是一个作家,他去世已经很长时间了,2009年的时候我本来是去看看他的母亲还有去给他上坟烧点纸,然后我路过这个村庄看见这三个孩子就在路边趴着玩,我就跟她们聊天,然后她们就带我去她们家。她们家真是一贫如洗,过去这个成语我还没有那么深刻地去理解过,只是知道穷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但是我走到这个家里边的时候事实就是这样子,所以我当时就特别的不舒服,最大的孩子那时候才七岁,就给我烧土豆,我就在他家吃点土豆,当时我停留了只有一个来小时,然后我很快就下山离开了。

      到了2010年的时候我在巴黎做完《夹边沟》,有个电视台的朋友找我,他说王兵你能帮我拍个片子吗,我说行拍一个吧,因为电视我需要快一点结束,那三个孩子对我印象特别深,可以短时间拍一个纪录片。但是那个地方海拔很高,我在那边拍的时候就病在那边,所以一直拖到今年这个片子才出来。

      凤凰网文化:《三姊妹》可能在国内上映吗?

      王兵:不会。我觉得我的电影每一个在电影院里放都没有问题,但只是这些电影不可能去赚钱,这种小电影的放映在某种程度上没有任何的商业可能性,不仅仅是我的电影,全世界的电影都是这样子的,这些东西的存在意义就是给人提供更多的电影经验。

      凤凰网文化:在杨城的文章里提到“给人朴素的感动”,这是说你的电影风格变温暖了吗?

      王兵:因为这是另外一个人的文章,他并不是我的想法。对我来说,用真实的影像透视到一个人的心理行为和属于他的一个世界的时候,把这种东西在荧幕上实现的时候就有自己的光彩,这种光彩每个电影都不一样,但是这个片子对电影有多少革新啊等等,任何电影都没办法去讲,我也不去想这些事情。

      文盲看电影与知识分子在感受力上一样

      凤凰网文化:你有没有目标观影受众?

      王兵:我觉得我的电影什么人都可以看,没有什么界限。

      凤凰网文化:你说过对于观众“他是不是能像你一样在事情面前也有思考的空间?如果有的话,这个距离就会很近,没有的话,就会很远。”会不会拍片的时候就想着用什么方式或者架构与观众交流?

      王兵:可能会考虑,当然这种考虑不是考虑一个电影的套路,主要是考虑面对一个题材,如果你的摄影机和你自己能对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抓得非常的准确而且生动,那么观众所感到的也是这种准确和生动,这个距离就很近;另外电影有一个特性,电影在和观众交流的时候对观众的文化程度是没有要求的,一个文盲看电影所能理解电影当中的事物和一个知识分子一样,可能不会说的那么清晰,但在感受上是完全一样的,所以电影在宣传领域有那么大的号召力,有那么大的穿透力。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借助于影像来做这些事情,就是因为影像传播的穿透力不需要文化做支撑。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纪录片能够呈现真实吗?

      王兵:当然可以。

      凤凰网文化:你有在你的纪录片里故意隐藏你的作者身份吗?

      王兵:从来没有隐藏过。因为我就从来不采访别人,我觉得我看他就已经够了,我的影像都已经在记录着他的过程我还需要问他吗?

      凤凰网文化:你拍摄包括后期剪辑,在这个过程中,对于被拍摄者,有没有一个认识的变化?

      王兵:没有,《铁西区》里我拍第一天的第二天的第三天的素材都在上面,像这三个孩子第一天的素材第二天的素材第三天的素材全部都在上面,因为我们无可选择,不可能躲开去做,也没有必要。

      凤凰网文化:你的所有影片都没有配乐,这个是你既定的电影风格吗?

      王兵:音乐最初的作用就是为了吸引观众,让观众不要离开电影的叙事和故事,有很多电影当音乐去掉的时候就不成立了,观众没办法坐下去看这个电影,就是这个故事没法讲。音乐的辅助就是吸引别人,怕观众认识到影像里的不足,就像“化妆”。

      凤凰网文化:在你拍《铁西区》时是没有投资的,你甚至借了很多外债来拍,直到你现在的新片《三姊妹》是香港、法国和内地三地合拍片,这两种做电影的格局,你觉得对于电影的创作有什么不同吗?

      王兵:过去刚开始做电影的时候经济比较紧张一点比较艰难一点,现在虽然说有一点点钱别人来找我拍片,但这个钱都是很少的,并不是很多钱,所以我拍片的技术、质量,包括拍摄投入的工作资金量跟过去没有什么区别,我还比较好能够拍自己想拍的一些影片。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网或网络转载,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更新或者证实,本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效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为信息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正常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7:00 。在线联系QQ:286641848,不在线时请留言或者发送邮件,我们会及时处理并给您回复。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项目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12 www.uac.org.cn,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285515525    286641848    MSN:hou7002@hotmail.com 京ICP备11041747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