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艺术家联盟社区门户网站(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网)请注册后使用本站提供的更多服务!
  • 重要消息 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复评结果关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网上资料更新的通知第二十届全国版画展初评入围名单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初评结果丰域西南——吾土吾民油画邀请展入选名单201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初评结果第二届“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大赛征稿启事“延伸.2013中国大同国际雕塑双年展”平行展征集公告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动态  |  特别报道  |  重要消息  |  画家在线  |  拍卖资讯  |  画展通讯  |  艺术收藏  |  艺术评论  |  艺术人物  |  中国美协会员
    画展中心  |  美术展览  |  美术展馆  |  网上画廊  |  中国画展  |  油画展览  |  交易收藏  |  美术艺苑  |  当代艺术  |  会员中心  |  联盟论坛  |  博客  |  问答 
    您现在的位置:艺术家联盟网>> 资讯中心>> 艺术评论 >> 当代艺术、伦理政治与社会主义认同
          网上画廊
          艺术快讯
          美术展览
          拍卖信息

    当代艺术、伦理政治与社会主义认同

    2012年09月25日 来源:《天涯》   【字号: 打印 关闭
     

      当代艺术在西方的滥觞与新左翼运动的兴起是息息相关的,这使得当代艺术及其种族、阶级、性别等意指自然地具有一种意识形态功能。然而在中国,不论从1980年代还是从1990年代算起,当代艺术的兴起与社会主义运动似乎并无直接的关系,至少社会主义不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直接推力,某种意义上,它所抵抗的对象恰恰是(中国)社会主义,也由此常常被赋予一种“启蒙”的意涵和功能。当然,这或许是两种社会主义的定义分歧,不过这一分歧背后却共享了一个价值前提,即当代艺术本身作为一种自由、民主之政治表达的通道和出口。

      这意谓着,重新检讨当代艺术与社会主义认同,不仅是对今日当代艺术中普遍的职业化、策略化、资本化及去我化的反思,更是对可能内在于其中的社会主义认同本身的揭示和检省。

      毋须讳言,社会主义绝非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具有丰富的意义层次和思想内涵,在现实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具体表现也是极为多元和可变。就绘画本身而言,我们也殊难给予它一个准确的定义。比如在中国,一提起社会主义绘画,自然想到现实主义,但实际上即便是在毛**时代,表面上现实主义占据主导,但我们也不难发现除此之外并不乏其它话语方式与表现风格。问题在于,这样一种以叙事为主的现实主义风格也不一定源自法国和苏联,实际上中国古代绘画中就有叙事传统,且此与早期印度绘画叙事在中国的传播与交流亦不无关系……等等诸种可能的历史根源使我们不得不产生疑问,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呢?在西方,东欧、西欧及美国等区域间的差异也很大,而且冷战前后的情况也迥然不同。因此,讨论当代艺术中的社会主义认同不是重新定义当代艺术,也不是界说社会主义,而是探问和揭示其中可能的复杂面向。尽管如此,我想在此讨论社会主义认同定然不是简单的艺术形式分析,更多是探掘内在于话语方式中的价值诉求和意义指涉。事实证明,今天体现在当代艺术中的社会主义认同亦非形式语言,而多是内在的文化政治所指。

      自1990年代以来,社会主义认同、“后革命”反思一直是当代艺术中的极为常见的题旨之一,王广义的“大批判”、隋建国的“中山装”、李松松的“广场”、艾未未的“瓜子”(甚至包括张晓刚的“大家庭”)等都可以被归结为社会主义认同与反思。栗宪庭、孙振华等已就此做过深入的探讨。我们固然可以将此作为视角重新梳理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我们也承认这一清整本身对于当下而言的确不乏检讨和反省意义。问题在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当代艺术中的社会主义认同是不是过于表面、简单和过于符号化、脸谱化了一点呢?换句话说,当代艺术对于社会主义的记忆与反思是不是仅只停留在这样一个层面上呢?除了意识形态之外,日常生活中的社会主义又是如何体现在当代艺术中的呢?

      拙文《用具—记忆—艺术:从日常情感到伦理政治》(以下简称《用具》)曾以宋冬、赵湘源母子的“物尽其用”和陈彧凡、陈彧君兄弟的“木兰溪”为对象,基于“用具—记忆—艺术”这一视角,对内涵其中的日常情感与伦理政治进行了探讨。两件作品都是对家族记忆、伦理情感的讨论,但是这一认同本身与时代演变的关系并没有得到有效而深入的思考和揭示。比如“物尽其用”,由于我们太过强调赵湘源对于物的“迷恋”,而忽视了其背后的社会根源。恰恰是在这个意义上,社会主义的复杂性呈现了出来。赵湘源之所以收集这些废弃的日常器具与用品,不仅源自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物质匮乏现实,也与传统的家族伦理情感与文化认同息息相关。而后者本身也已然成为中国社会主义的一部分(详后)。陈彧君、陈彧凡兄弟的“木兰溪”亦然。我想,通过这一讨论,或许会为当代艺术、社会主义及儒家伦理三者之间架起一座内在的价值桥梁。

      一、日常情感、伦理政治与当代艺术

      在《用具》一文中,笔者对宋冬母子的“物尽其用”和陈氏兄弟的“木兰溪”两件作品做过比较详尽的分析和论述,并将其引至(形而上学)思想史的解释,但并没有深入到中国社会主义及其根源。而事实是,他们的创作并不乏社会主义认同。特别是“物尽其用”,直接勾连于社会主义的日常生活与伦理政治。

      1. “物尽其用”:日常伦理与情感认同

      “物尽其用”是宋冬和母亲赵湘源合作完成的作品,作品由赵湘源历时数十年的几万件报废但没有被丢弃的日常器具和用品组成,体量庞大,规模甚巨。笔者在此无意对这件作品作详尽的描述,因为既有的相关研究、述评已经数不胜数。但需要强调的一点是,从2004年策划至今,它已历时七八年,其间的不断展出及种种发生(比如母亲赵湘源的去世)也已成为作品的一部分。看得出来,这是一件简单、朴素的作品,但所内涵的意义却又极为复杂而令人纠结。物与人、人与人、人与事等等之间的隐蔽关联都若隐若现,时明时暗。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网或网络转载,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更新或者证实,本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效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为信息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正常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7:00 。在线联系QQ:286641848,不在线时请留言或者发送邮件,我们会及时处理并给您回复。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项目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12 www.uac.org.cn,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285515525    286641848    MSN:hou7002@hotmail.com 京ICP备11041747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