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艺术家联盟社区门户网站(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网)请注册后使用本站提供的更多服务!
  • 重要消息 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复评结果关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网上资料更新的通知第二十届全国版画展初评入围名单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初评结果丰域西南——吾土吾民油画邀请展入选名单201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初评结果第二届“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大赛征稿启事“延伸.2013中国大同国际雕塑双年展”平行展征集公告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动态  |  特别报道  |  重要消息  |  画家在线  |  拍卖资讯  |  画展通讯  |  艺术收藏  |  艺术评论  |  艺术人物  |  中国美协会员
    画展中心  |  美术展览  |  美术展馆  |  网上画廊  |  中国画展  |  油画展览  |  交易收藏  |  美术艺苑  |  当代艺术  |  会员中心  |  联盟论坛  |  博客  |  问答 
    您现在的位置:艺术家联盟网>> 资讯中心>> 艺术人物 >> 【雅昌圆桌】艺术资本的黄金时代,艺术家应与市场平等合作
          网上画廊
          艺术快讯
          美术展览
          拍卖信息

    【雅昌圆桌】艺术资本的黄金时代,艺术家应与市场平等合作

    2012年09月21日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字号: 打印 关闭
     

      2012年9月13日上午10点,一场【雅昌圆桌】关于“青年艺术家与市场”的小型研讨会在北京798艺术区雅昌演播室进行。参加此次圆桌式研讨会的嘉宾包括:《德美艺刊》杂志主编杜曦云、著名策展人顾振清、青年批评家王栋栋、德美艺嘉基金执行总监杨心一。与会嘉宾们围绕“青年艺术家与市场”这个主题,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层层剖析,重新审视了“青年艺术家”的群体特征和学术面貌,提出了当代艺术在今天如何面对未来发展的一些重要命题,嘉宾之间不时碰撞出精彩智慧的火花。

      针对“艺术资本和艺术”的复杂关系问题,嘉宾们碰撞出一段精彩的对话:

      杨心一:我想稍微延伸一下刚才栋栋跟顾老师的观点,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今天主要谈的是扶持计划,最主要是资本的运作,资本好像成为了扶持年轻艺术家比较重要的元素,从刚才这两位,他们的实践工作或者他们的观察当中发现事实上艺术家的成功或成长在于策展人、评论家的一种相互的关系,这种关系是良好的,前提是策展人和评论家必须是独立的,所以刚才顾老师的经验告诉我们在中国第一代和第二代当中他们更多谈的是策展人,独立的策展人要提出一个很独立的观点,慢慢被所谓的主流给接受了,所以换句话说独立是先于主流的,就是你先独立,所谓差异化,大家觉得这个好像挺靠谱,挺棒的,就变成主流了,我是有点儿问题想要丢回给这两位,我觉得会比较有意思,第一如果回到刚才所谓的扶持概念,现在大家更多的在谈论资本,换句话说资本变成策展人也好或者策划人也好,像栋栋这样所谓年轻的策展人,你们怎么去应对这个,站在策展人的角度,说得更白是抢了你的饭碗,还是你觉得这个东西对你来说也是有很好的一种互助的元素在里边?第一个我想让栋栋再多谈一下,因为我想听他的观点。

      不好意思抢了曦云的主持,第二个问顾老师,他刚才讲他对于青年艺术家评选的标准和角度,这个非常好,但是如果开一个玩笑来说,如果顾老师提的这种艺术家,如果我们把所有的扶植计划入选是一个标准,我觉得顾老师应该是不及格的,因为我想他可能提的大部分艺术家或者是我观察过顾老师,大家知道顾老师不断地推广青年艺术家,可是那些人大部分都没有介入到所谓的扶持的计划里边,从这个角度来说,顾老师是一个失败的策展人,可是我这里觉得这个是玩笑话,但是我觉得一个比较深刻的学术观点反而独立性,策展人独立性变次了,至少不是一个平的位置,所以反而把顾老师刚才说的他去挖掘的东西变成非主流,这也是一个现状,也是一个事实,但是我觉得这里会可以讨论出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一些事情。

      顾振清:先回答一下,我的工作一直是一个非主流的策展人,而且我以非主流策展人为自豪,因为我发现跟我工作过的艺术家不断地成为主流艺术家和中坚艺术家,我的非主流就是我的一种独立性的保持,而且虽然非主流很孤独,工作也很艰辛,因为我看到在某一个基金会的评委里头我没有入进去,我在一个未来展那么强大的推荐名单上也没有我,我发现我总是被排斥在很多主流圈子之外,但是我总是能够发现一些非常好的艺术家,总是这些艺术家发展起来以后又能通过我的扶植和推荐进入到更高的学术平台上,比如双年展、美术馆,还有基金会、大收藏家那边。所以,一旦有一种约定俗成的主流观点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本能的身体状态就是拒斥,我不要成为某一个流派,某一个圈子的一部分,就是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对资本的问题来说我也讲过,如果1998年-2005年是中国策展人的黄金八年的话,2005年-2012年是中国资本,对艺术来说是艺术资本的黄金八年。资本跑到了前台,无论是投机资本和投资资本,还是以拍卖行的进入,二级市场跑到一级市场去扶植艺术家、运作艺术家,现在中国出了很多新的策展人,上面没有具体的名字,后边都是几个字,他叫某某某基金会,某某公司,表面上由某一个年轻策展人在前面武枪弄棒,结果后面我看到有一个牵线的,一个更大的策展人,原来上面写着一个某某资本这样的一个词汇,这个很好,因为2012年以后资本也说了不算了,策展人也说了不算了,是打混仗的时候,那个时候如果你能够获得话语权,那个时候你可能就是打中了时代的脉搏,就是因为你能够找到新的时代的艺术家的一个成长空间,或者发展空间,我觉得现在策展人应该努力,如果你更多的迁就各种外在因素,可能你的话语权会流失,当然资本也在努力当中,所以我是觉得没有一个时代是最坏的,也没有一个时代是最好的,关键在于你的能动性和主动性,如果你有活力,你也能找到你最好的艺术家,被你推荐出来,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应该学习他们上两辈的艺术家,不要怕犯错误,不要怕自己走错,我觉得如果有人说我是一个失败策展人,我非常高兴,因为太多成功策展人,居然有一个失败的,很棒,因为这个失败策展人有可能被大家记住,但是所有成功的,不犯错误的大家都忘记了,因为他们变成了一个艺术家的躯壳,变成了一个艺术家的标本,成为一个鲜活的,有更多可能性的,又犯点儿错误或者又有点儿新的成功的艺术家,那才是一个活着的,就是活化的,发展中的艺术家,像小刘韡,当时我们推荐小刘韡获得CCA奖的时候,我当时有一个话打动了所有的评委,说小刘韡是一个不拒失败的艺术家,而且获了CCA以后小刘韡继续成长,没有停止成长,说明有的时候好的策展人,能够发现艺术家的特点,这样的策展人至于他失败和不失败都无所谓,因为策展人最大的成功是推出了一个成功艺术家,而不是推出了自己。

      杜曦云:接下来请王栋栋先生回应一下刚才杨心一先生的提问。

      王栋栋:刚才杨老师是给一个人提问,首先要声明一下我现在不算一个策展人,为什么?我不是说没有能力做一个策展人,其实我是可以做一个很好的策展人,但是我现在没有策划任何展览,什么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在目前来说因为还没有一个我认为真正能够以一种平等的姿态和策展人合作的艺术家,在中国来说应该是很少,当然有一些大牌的艺术家,有部分艺术家是可以的,但是大部分青年艺术家他们没有这样的姿态,没有这样的脾气,没有这样的性格,也更没有这样的意识,为什么我不做策展人,暂时不做策展人,是因为我觉得策展人是一个在市场的语境下的一个职业,他首先是一个面对市场具有开放意识的一个人,但是很遗憾的是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很多策展人其实他是在回避市场,就是看到一种就像我们的老师一样,要把我们的艺术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给艺术规定了一个很具体的面貌,那样的艺术,比如说很多我们看到的一些,我们认为的非常具有力度的,非常具有视觉力度的,还有很多和传统相结合的一些艺术,大部分的艺术是没有办法进入到一个沟通层面的,这样的艺术它是类似一种有点儿意派的感觉,恰恰这个东西没有办法流通,一旦没有办法流通的艺术无法进入市场,没有办法进入市场就没有办法进入到公共的层面来,没有进入到公共层面它还是不是当代艺术呢?有点儿怀疑,首先公共层面很重要。

      还有就是我们现在做的这些工作,包括策展人,包括画廊,我们是在做一个圈子,我们是在规定一种很合适的艺术,一种我们理想中的艺术,恰恰艺术肯定要超越我们理念的,一种更广阔的空间里边,如果我要做策展人,我首先要跟我的艺术家有一个平等的合作姿态,其实现在也有一些资本、资金跟我也有关系,但是我现在没有很好的有市场意识的艺术家,将来我觉得策展人应该和艺术家一起努力,要把我们的市场打开,市场在这个时候只是我们作为一个艺术家主体,一个创造主体利用的一种方式,市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包括画廊也应该做这样的工作。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网或网络转载,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更新或者证实,本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效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为信息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正常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7:00 。在线联系QQ:286641848,不在线时请留言或者发送邮件,我们会及时处理并给您回复。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项目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12 www.uac.org.cn,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285515525    286641848    MSN:hou7002@hotmail.com 京ICP备11041747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