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世界旅遊畫報>精彩視界>文体

【单车万里走新疆】--概述(下)

来源:世界旅游画报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7日 字号:
趁热打铁,完成我新疆行的最后一个部分。重点在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
 
 
巴音布鲁克
 
这已经是出行的第19天了,一早从那拉提出发,原计划是到八卦城特克斯然后去喀拉峻,但打听到那边大约有40公里在修路,路况不太好,虽然老大很想去但考虑到我们是一个车,万一出啥状况,这后面的路程就恼火了,决定忍痛放弃,直接去巴音布鲁克。
这天经过开满野花的山谷,翻过苍翠的高山和地毯一样的草原,大家买了些野花蜂蜜就去往巴音布鲁克。
 
 
办好住宿吃过午饭,其他人稍事休息。我和扬去游客中心买门票观光车票,落实晚上《东归》演出票。然后6点半到游客中心门口上车去往景区,景区车到最远的九曲十八弯要一个多小时,《东归》是晚上10:30开始,日落是9点半,我们的时间是来不及等到落日的,顾此失彼,上书的道理总是对的,那么安安心心作计划中的事情,只是把时间尽量抓紧。
7点10分左右到天鹅湖,一只天鹅也没有,只有癞蛤蟆的雕塑立在岸边,天鹅怕是早就被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吓跑了。风很大,很多人,吵吵闹闹,没有意思,拍了几张照片去往九曲十八弯。
 
 
若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天空有够美的云霞,我还是愿意放弃《东归》在此守候的。但是有好摄者6点就来此占领了最佳摄位,一直死守到我们离开,乌压压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在最佳位置等候,缝隙都没有,如此阵仗,我们沿观景栈道走了一圈决定闪人。
 
 
去巴音布鲁克守落日,一定要穿上足够厚的衣服,山上风大温度低,夏季都需要穿厚毛衣或羽绒服。我们完全没有什么准备,穿着薄薄的T恤套了件薄外套就去了,问观光车司机啥时候日落,还要等多久,司机看我一眼,你能在山上呆十几分钟算你厉害,你穿太少了。8点10分坐电瓶车上山,我们在山上等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一个人感冒,看来奔五的我们还能蹦跶很多年很多年。
 
 
老实说,这条银色的丝带,没有人能舞出这样完美的弧度,只有老天爷!
 
 
 
 
 
 
 
 
《东归》的实景剧还是在紧赶慢赶中耽误了好戏开场,一个动人的故事,值得一看。
 
 
今天将从巴音布鲁克去往库尔勒,我们一路的行程除了有既定目标以外,大多是走到哪里天黑就到哪里停下,为安全起见坚持不开夜车。沿途又是很美的风景!
 
 
 
 
 
 
 
 
 
 
 
 
开到中午,该吃饭了,前后不着店,见前面不远有个牧家乐的牌子,问着老乡就进村了,问到一家还在营业的夫妻店,到厨房和菜地现点了菜,等菜上桌的间隙,又提着相机各处晃悠。
 
 
 
 
 
 
吃饱喝足继续前进,天黑前准时到达库尔勒。原定计划是准备到轮台县,去沙漠公路开进去两小时开出来两小时,最后大家一商量,来回四小时,再多几个小时就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了,干脆直接穿越到且末,再从若羌到青海,青海从若尔盖入川,一路耍回成都。
 
 
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这样的决定付诸行动后,穿越沙漠成为此行最难以忘怀的一段。
全程482公里,限速60。
今天是8月4日,准备出发!目的地:沙漠腹地--塔中
有点小插曲,最初我们到达的沙漠公路入口是一个油田的入口,问警卫被告知外地车需要办理通行证且一个月以后才能进入。我们有点傻眼了,大老远的难不成只有打道回府?来都来了,不是有个胡杨森林公园吗?总要去看看也算是来过了吧?好吧,去看胡杨。车到另一边路口又有个警卫还有条大狼狗,老大派我去问路。40度高温啊,俺围巾蒙头墨镜全副武装,大狼狗一见我就狂叫,警卫提了枪就上来,俺赶紧开口问路,老天爷,这条路才是沙漠公路的正道,去往塔中的,路好走,注意安全!谢天谢地,回到车上一片欢呼。正式开拔!
 
 
经过轮南镇、塔里木河,渐渐往沙漠中心靠近。胡杨林公园正在修,关门,10月才开放。好吧,继续前行。胡杨林之后是戈壁,然后就只有沙了。
 
 
路边的沙漠胡杨,这种富有传奇色彩的树木,只有你站在它旁边,才能感到它强大的气场。不屈不挠的挺拔身姿、伟岸粗壮的躯干,很难想象在沙漠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中能成长得如此枝繁叶茂。当然还有死去的,或昂然向天,或悲壮向地,任是一副几百年好汉的气质!
 
 
 
 
 
 
 
 
 
 
这一天除了远远的沙漠旋风没有什么担心之处,一路顺顺利利天黑前到达沙漠腹地塔中。我们车上的每一个人都坐上驾驶座,感受了一段沙漠公路的驾驶乐趣,因为这样的经历,此生仅此一次就足够了。
 
 
 
 
 
 
 
 
 
 
当晚住在塔中唯一的宾馆:瀚海拾贝宾馆,网上搜到的一些宾馆已经停业。东北水饺也人去楼空。一家川菜馆到是开得风生水起的,又遇上四川老乡,打听了一下路况和限速情况,吃过晚饭,出得门来,沙尘暴来临,吹得睁不开眼,担心明天的天气,能不能顺利走出沙漠。
第二天8月5日,一早除了有风,没有尘暴,于是抓紧时间出发。沙漠里居然还下起了小雨,自然又是抓紧时间臭美。
 
 
然后越来越大的风,还是没有逃过沙尘暴。坐在车里看着窗外沙丘在风中凌乱,流沙在风的怂恿下翻越一个个沙丘,带动着一座座沙山向前推进。我们的车稳健前行,老大稳稳握着方向盘,全神贯注于前方。流沙在公路上蛇行,我们安安静静看着窗外的一切,却并不害怕,偶尔有手机拍照的声音,或偶尔感叹在这样一座死亡之海的流动沙漠上要修建一条近500公里长的公路,这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情啊!
 
 
 
 
 
 
 
 
 
 
直到再次看到胡杨,就知道离沙漠边缘不远了。
 
 
然后,走出沙漠的我们,得意忘形。
 
 
后来,且末县逛了玉石市场,接着到若羌的一段,沙尘暴并未离开,还是一路伴随我们直到若羌。再从若羌经过红柳沟到青海花土沟,算是正式走出新疆到达青海。原本准备在花土沟看《战狼2》但镇上油田职工活动中心连续两天包场,没有票,只好作罢。
 
 
 
 
接连几天的荒漠戈壁,让人心情沉重,期待水草丰美的湿润山水。出行的第24天,花土沟到德令哈。一路的惊喜,沿途无名魔鬼城,湖泊,水上雅丹,全都是免费的,不是景区。
 
 
 
 
 
 
 
 
 
 
 
 
 
 
 
 
 
 
 
 
 
 
 
 
 
 
到达德令哈太阳马上就落山了,找了问了查了十来个酒店告知没有房间。傻眼了,今夜,我在德令哈,居然一床难求。准备豁出去住豪华套房了,结果在一家不喜欢网上预订的宾馆找到了房间。住下来就安心了。第二天往茶卡盐湖去,感觉全中国的人都到了青海,茶卡盐湖找个车位实属不易,大清早的,人多了也没心情,青海湖也都去过了,于是停车场转了一圈就去往西宁。给车子换机油、保养,准备从若尔盖回成都。但是8月8日,九寨沟地震,以为若尔盖这边没问题,结果交通管制,最后多方打听,决定从兰州-天水-陇南-剑阁-绵阳-成都。刚好8月10日这天成都至绵阳路段解除管制,顺利回到成都。
一路上在没有风景的城市里,我们各种吃吃吃,从乌鲁木齐一直吃到了西宁。只有在归心似箭的最后几天里,有的人才茶饭不思,只思家人,其实也是装的,哪有吃货不想吃的。
美食是为旅行锦上添花的,来张美食合集结束行程。
这一路,还没结束,又在策划明年花上几十天,慢游内蒙。
我们在路上才会知道,生活充满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