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世界旅遊畫報>訪談>行業領袖

勃艮第人买不起地了

来源:FT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7日 字号:

罗兰•拉万图勒(Roland Lavantureux)在夏布利(Chablis)经营着一家小型酒庄,他们自己种植霞多丽(Chardonnay)葡萄并且灌装。最近罗兰发现一种可能对自己更富经济效益的做法,那就是把自己窖藏的佳酿全部启封,以散装酒的形式出售给酒商(négociant)大军中的某一个(酒商用外购的葡萄和葡萄酒来酿酒出售)。作为世界最受追捧的葡萄酒产地,勃艮第的酒商已经多如雨后春笋,而该地区的散装酒价格也已经高得离谱。

勃艮第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特别是其核心区域金丘(Côte d’Or)。自中世纪开始,葡萄的种植全由修道院掌控,自那时起这些小片的葡萄园已经出产少量的葡萄酒。后来越来越多的游客前往勃艮第那些永恒的石屋村落朝圣,去膜拜那里满手老茧的葡萄种植农(vigneron)。这些人对每一条藤蔓和所有的进口商都了如指掌。与勃艮第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精明务实的波尔多(Bordeaux)产区的生产规模,那里越来越多的种植园为银行及投资公司所拥有,管理人员的运作游刃有余。波尔多的出品经过如此之多的中间商之手,使得那些蜚声海外的名酒已经从饮品变身为投资工具。目前来看,名酒买家们已经失去了投资的兴趣,这是因为其酒价飞涨的程度已经让投入其中的热钱和升值空间急剧减少。

与此同时,亚洲的消费市场也已厌倦了这种除了波尔多就别无选择的情形,转投定价更具弹性的勃艮第产区。该产区2011、2012及2013连续三年的减产又添了一把火——如今对于勃艮第这个小蜜罐来说,涌来的是一支不断聚集的庞大蜂群。

英国酒商(Richards Walford)公司的罗伊•理查兹(Roy Richards)2007年从英国移居伯恩(Beaune),他目前心情低落:“我不认为在未来50年内会形成一个葡萄种植者群体。勃艮第同样也会发展成为一个充斥着买得起地皮的巨富的产区,而曾经从事葡萄种植工作的人们则会成为巨富们的雇员。法语里paysan(即光荣而有技能的小农场主)这个词汇将成为历史。”去年早些时候,路威酩轩集团(LVMH)抢购了位于莫雷-圣-丹尼(Morey-St-Denis)的朗贝雷庄园(Clos des Lambrays)。而距此不远的德兰酒庄(Domaine de l’Arlot)已为法国安盛集团(AXA)所拥有。2005年,金丘(Côte d’Or)最负盛名的小村庄华-罗曼尼(Vosne-Romanée)的菲利普•昂杰勒(Philippe Engel)辞世,年仅49岁,他家族的莱内•昂杰勒庄园(Domaine René Engel)被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收购并由此创立了尤金妮庄园(Domaine d’Eugenie)。不久前,波玛庄园(Château de Pommard)被卖给了硅谷的一名企业家,一个亚洲的投资人入主吉夫雷庄园(Château de Gevrey),而伯纳德摩姆庄园(Domaine Bernard Maume)则易主于安大略的某位银行家。

勃艮第的当地人已经无力担负勃艮第的土地了。在本世纪几经易手的那几小块特级葡萄园(Grand Cru Vineyards)几乎都落入外来投资者囊中。法国的遗产继承制度规定,家族拥有的葡萄园(时至今日,家族拥有葡萄园仍然占大多数)通常为若干兄弟姐妹所共有,且只由其中某一人管理。将葡萄园脱手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非常具有诱惑力——原因不仅仅是遗产税将极大地削弱家族财力,而法国的税收人员对企业的态度则更为温和。那么何不由家族所有的公司来经营这些葡萄园呢?“当然,这样做会更明智,但是法国人生性多疑,家族中人常常相互猜忌,所以能做到的很少。”

很多着眼于未来的勃艮第投资者开始买进南部地区诸如马孔内(Mâconnais)或者博若莱(Beaujolais)等比较便宜的土地。勒弗莱庄园(Domaine Leflaive)和拉丰庄园(Domaine Lafon)多年来都在出品上乘的马孔(Mâcon)白葡萄酒。路易亚都(Louis Jadot)、路易乐图(Louis Latour)、宝尚父子(Bouchard Père et Fils)和梯贝(Thibault Liger-Belair)等大酒庄都已在博若莱置业,而最近又有伏尔奈(Volnay)的拉法基(Lafarge)和香波-慕西尼(Chambolle-Musigny)的布瓦罗(Boillot)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勃艮第葡萄酒的进口商也必须要采纳新的策略以应对全球激增的市场需求、涨幅惊人的顶级酒的价格(价格飞涨的起因是曾经从英国卖家入货的亚洲进口商现在想要直接采购)以及三年收成微薄这等小问题。

福林特酒业(Flint Wines)的杰森•海恩斯(Jason Haynes)是位勃艮第的专家,他已经未雨绸缪地迎娶了一位勃艮第的新娘——尼伊圣乔治(Nuits-St-Georges)亨利歌诗酒庄(Domaine Henri Gouges)的奥瑞莉亚•古支(Aurelia Gouges)。他坦承由于供给不足,他们不得不非常“积极地”去寻找新的供应商。他照旧去了金丘的品酒展示会却不禁感叹:“令人惊讶的是,那里还是有那么多劣酒,即便是盛名如华-罗曼尼Vosne-Romanée的也不免橡木味过重或是失衡。”由于缺乏地理基因优势,位于马朗日(Maranges)和马桑内(Marsannay)这样的产区的一些最好的年轻酿酒师所酿造的酒,价格永远也追不上金丘那些声名显赫的名庄酒,杰森对此也无可奈何。

进口商寻觅新供应商的道路是曲折迂回的。A&B酒商(A&B Vintners)的西蒙•戴维斯(Simon Davies)与弗朗索瓦费耶庄园(Domaine François Feuillet)的邂逅缘起于他在英国一个客户晚宴上遇到了一个人,那人碰巧是费耶(Feuillet)的女婿,而更习以为常的渠道其实应该是通过其他酒农或是当地餐厅侍酒师的引荐。德吉-马朗日(Dezizelès Maranges)的贝尔特朗•巴切雷(Bertrand Bachelet)通过他妹夫结识了福林特酒业的詹森•海恩斯,因为詹森和他妹夫是葡萄酒学校的同学。还有一些年轻的酿酒人开始用早前会卖给大酒商的葡萄来自行酿酒,比如阿曼•海茨(Armand Heitz),他刚刚在沙珊-蒙哈榭(Chassagne-Montrachet)创办了海兹劳夏德庄园(Domaine Heitz Lochardet)。

尽管伯恩丘(Côte de Beaune)在去年六月遭遇了冰雹的袭击,但是2014年的收成还算幸运地回到了正常的产量,而2013年份酒的价格预期会持平或者低于2012年份——不过一些酒商可能会有例外,因为他们已经为2013年份的酒付了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