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世界旅遊畫報>新闻>每周評論

伦敦欲建“水上花园”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3日 字号:

伦敦市政厅10月将决定是否再造一座横跨泰晤士河的桥梁。设计者强调,这不是普通的步行桥,而是一座草木葱茏、荡涤人心的水上花园,将成为新的地标性建筑。反对者则拿高昂的预算说事儿,认为这座桥的设计华而不实,是市长鲍里斯·约翰逊的又一“面子工程”。

  (图片来源:资料)

水上花园

  根据设计蓝图,这座桥梁好似两个相连的椭圆形大托盘,上面遍布花草树木,因此得名“花园桥”。

  根据设计蓝图,两个狭长的椭圆形“托盘”矗立在泰晤士河中,一道道优美的线条沿着托盘底部伸展开来,桥面上覆盖郁郁葱葱的林木,人行步道如锯齿般蜿蜒其中。

  花园桥的创意最初源于英国女演员乔安娜·林莉。早在2002年,这位年近六旬的女演员就开始游说各方,试图落实造桥项目。她认为,这样一座桥梁不仅是连接泰晤士河南北岸的便捷通道,更是繁华都市中的一片绿洲,能令忙碌的通勤者“偷得浮生半日闲”。

  人称“当代达芬奇”的设计师托马斯·希瑟威克对这一创意颇为赞赏,操刀完成了花园桥的设计。他的作品包括上海世博会英国馆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主场馆“伦敦碗”。

  “泰晤士南北岸的建筑风格迥异,北岸是砖石建筑,有圣保罗教堂和诞生《自由宪章》的教堂;南岸则是钢筋水泥的建筑,”希瑟威克说,“花园是这座桥的主角,我们从传统过渡到现代,全世界没别的国家像我们这样痴迷花园。”

  桥上的花园由英国著名园艺师丹·皮尔逊设计,包括200多种树和其他60多种植物,全部是英国本土品种。林莉亲自为花园桥的推广视频配音,称走上这座桥好似“漫步林中”。

  “这里听不到交通噪音,只有鸟语蜂鸣、林间风声还有桥下潺潺河水声,”她说,“这是疲惫的通勤者往返泰晤士河的安全、便捷之旅。”

  听过林莉介绍的人,很难不被花园桥的景象所打动,伦敦市长鲍里斯就是这个项目者的支持者之一。建筑专家保罗·莫雷尔承认,自己被花园桥的景象打动,因为“我们都想让这个世界有所不同”。

  桥梁之于城市的意义不止于其功能性。长期以来,泰晤士河被视作一个需要逾越的地理障碍。在不少伦敦人印象中,这条河虽然了不起,却总代表着洪水和脏水。希瑟威克认为,花园桥一旦落成,能让伦敦人更加亲密接触泰晤士河。

  他指出,若真想好好欣赏伦敦风景,品味这座城市的历史韵味,最好的位置就是站在泰晤士河中。然而,泰晤士河上虽然有不少桥梁,但大多为汽车、巴士、出租车、摩托车或火车通行设计,“不会有人相约在这种桥上见面”。

高昂预算

  花园桥的概念虽然美好,但没有充足的预算支撑无从实现。虽然自己是花园桥的“粉丝”,但伦敦市长鲍里斯特意声明,政府无意为其所有费用买单。为此,伦敦专门成立了“花园桥信托会”,负责为桥梁施工和维护募集资金。

  信托会最迟必须在今年年底之前得到市政厅许可,才能按计划在明年动工修建这座长370米的人行桥梁。如果一切顺利,将在2017年年底完工。市政厅是否会对这个项目开绿灯,建筑预算非常关键。

  信托会目前对外宣称,花园桥建筑预算为1.75亿英镑,并保证这是本着节约原则制定的“底线”标准,包括征用土地的费用和其他税费。然而,这一说法似乎难以服众。

  《卫报》记者罗恩·穆尔之类的反对者指出,自从花园桥项目面世以来,其公开预算节节飙升,令人生疑。去年6月以来,报道中出现的花园桥预算从6000万英镑、1.2亿英镑至1.5亿英镑不等。直到今年,信托会才正式澄清说,建筑预算最少也得1.75亿英镑。

  预算来源也颇多变数,令纳税人不满。伦敦官方最初表示,对花园桥的建造只会提供最多400万英镑的财政支持。后来,该项目又分别得到伦敦交通局和英国财政部第一副大臣丹尼·亚历山大各自承诺的3000万英镑财政支持。

  面对质疑,“花园桥信托会”强调,问题的关键在于,花园桥是用一座桥的预算办两件事。批评者却不依不饶,开始算算术。他们指出,另一座拟建中的泰晤士河步行桥预算在3900万英镑至6300万英镑之间,而与“花园桥”上面积相等的一片公共绿地造价最多不过400万英镑。

  更有批评者将不满指向市长鲍里斯,认为支持修建如此昂贵的桥梁,鲍里斯根本就是在搞“面子工程”。

  目前,花园桥尚有1000万英镑预算资金尚未到位,信托会因此向全社会募集资金:捐款5英镑至2万英镑不等,可获得桥上一株植物或树木的所有权;认捐500万美元,则可以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桥上两个花园之一。

  空中楼阁?

  筹建者强调花园桥的社会意义,认为它势必成为伦敦的地标性建筑,带动周边发展。然而,反对者却认为,这幅美好愿景不过是一座空中楼阁。

  批评者认为,虽然花园的概念听起来不错,但就目前公布的设计蓝图而言,桥上花园规模有限,经过此处的行人并不会有“漫步林中”感觉。实际上,由于受桥梁狭长形状的限制,桥上花园甚至还没有北岸一片公共绿地开阔。

  另外,既然建造花园桥的本意是为了在繁华都市中亲近自然,那么希瑟威克和园林设计师浓墨重彩的设计是不是稍显多余,甚至本末倒置呢?

  这座桥梁可能产生的社会意义也令人怀疑。根据林莉等筹建者的构想,花园桥应该成为纽约高线公园那样的公共建筑:在城中凋零、荒芜之地打造公共绿地,激活当地整体发展。

  事实上,花园桥选址所在已经是伦敦的繁华地带。北岸是伦敦市中心难得还算幽静的地带,南岸则喧哗无比,实在消受不起更多游客造访。这座桥梁一旦开工建设,还可能危及附近一些已有年头的历史建筑,但信托会并未交代对此将如何处理。

  保守人士甚至担心,花园桥的选址将彻底毁了泰晤士河的美景。明信片似的伦敦风景之一是站在滑铁卢桥(又译蓝桥)上向西看,金碧辉煌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大本钟和缓慢流动的泰晤士河尽收眼底。然而,花园桥一旦建成,将横档在上述画面中。

  除此之外,花园桥的功能性也饱受诟病。筹建者强调,这座桥将成为伦敦交通主干道,同时又放慢都市人的生活节奏,桥上甚至不允许骑自行车通过。批评者认为,花园桥不可能同时做到保证出行效率和放慢节奏,就好像动与静、快与慢难以调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