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世界旅遊畫報>新闻>每周評論

“出站难”再现:多少第一大,竟成第一糟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1日 字号:
以人为本的“本”字总是被写成“末”字,有关方面却不自知、自省。
8月31日,有媒体报道了重庆西站“出站难”的问题,引发舆论关注。据报道称,重庆西站站前马路被封,旅客只好翻越护栏围墙出站;停车场大排长队,大量旅客打不到车滞留到凌晨;有人做起了迷路旅客的生意,带路10块钱一次……
从今年年初开始运营就一直被吐槽的重庆西站,号称“西南在建最大客运枢纽系统”。根据今年1月的报道,投入使用第一天,重庆西站就到处是问路的旅客,有不少“老重庆”也迷路了。使用仅一个多月,天涯重庆版上关于重庆西站设计缺陷的一篇网文即引发共鸣,有网友调侃:“设计者的初始意图可能是让每个乘客都绕行火车站一圈半圈的,然后得出结论——果然是西部最大的火车站。”
要说距离遥远、路线复杂、标示不清、人多车堵,大概是中国很多车站机场的通病,但让重庆西站荣膺“奇葩高铁站”称号的,是因此催生出的“带路人”这一群体。据8月初的一篇报道记载:“‘带路人’要价10元,声称可以带记者从重庆西站‘抄近路’去乘公交车。记者就跟着带路人,掀开被围住的铁皮建围栏,一路‘钻洞’,走进被围上的尚未开发的区域,经过泥土地,大概七八分钟就到了公交站。”而最近的一篇报道中则同样写到:“记者和迷路旅客跟随这位‘带路人’,先跨过隔离带走上还未投入使用的高架匝道,步行300多米后翻过一堵约1米高的围墙,再穿过一片草地、走下天桥,终于到达公交车站。”
“收费带路”的行为,不仅令人气愤,更隐含安全风险。对于“带路人”,正如报道中城管所言“收费带路是违规的,一旦发现我们肯定会查”,可问题的关键在于,查完了“带路人”,迷路乘客就能不迷路了吗?乘客们谁不知道带路收费不合理不合法不安全呢,但比起在巨大的火车站兜兜转转一小时,寄希望“带路人”也就成了无奈的“花钱消灾”。
这个“灾”,不是天灾,而是本可避免的人为之灾。现代交通管理是一门大学问,同样一个车站、一段地铁、一座机场,交给高水平的专业运营公司来运营,就可以井井有条、周到高效;若交给水平差的来运营,哪怕硬件条件再好,也难免一团糟,处处出问题。专业管理水平的差距,表面上看体现在指示牌的位置大小、通道的长短弯曲、出口的宽窄多少等细节之上,背后反映的,却是能否真正设身处地为乘客着想、真正以人为本的大问题。
就在上个月,客流量名列世界第三,曾被誉为“亚洲第一站”的北京南站,被媒体曝出站外黑车横行、交通严重堵塞、乘车体验极差等问题,媒体质疑其为“北京难站”。如今,号称西部最大火车站的重庆西站,又以“带路人”群体刷新了“大而糟”火车站的定义。这对于中国正不断出现的各类“中国第一”“亚洲第一”“世界第一”的火车站、飞机场、铁路、高速路、大桥、长桥、大楼、高楼,无疑是一种警示:如果依然停留在以大为美的考察角度,凡事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从外观、数量上求第一,而不顾内里的质量和体验,那么,再好的初衷也会落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骂名。
可悲的是,以人为本的“本”字总是被写成“末”字,有关方面却不自知、自省。正如重庆西站某位负责人在报道中所宣称的:全部工程最早要到2020年才能完工,届时地铁将承担40%以上的出站客流,在此之前,重庆西站“出站难”的现象还将持续,盼望市民和旅客理解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