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世界旅遊畫報>新闻>焦點新聞

美国制裁在即 伊朗货币里亚尔崩跌引街头抗议

来源:观察者网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6日 字号:

伊朗货币里亚尔兑美元汇率正在加速下跌,数日内黑市价格就从1美元兑7.55万里亚尔下滑到1美元兑9万里亚尔,远远低于政府设定汇率1美元兑4.2万里亚尔。

有报道称,德黑兰大巴扎数百名店主罢工抗议汇率混乱造成进口商品成本飞涨,不过,社交媒体上大量视频和图文“直播”显示,抗议者并非仅为数百名店主,他们的诉求似乎也不局限于经济层面。

 

 

6月25日的抗议场面(以色列《国土报》配图

路透社6月25日报道,为抵御美国可能对伊朗实施的进一步经济制裁,伊朗政府宣布禁止进口超过1300种商品。数百名伊朗抗议者当日聚集在首都德黑兰大巴扎,抗议里亚尔崩跌,进口商品成本飞涨,扰乱商业秩序。警方与愤怒的抗议者发生冲突,动用催泪瓦斯驱赶人群。

巴扎,即为集市。德黑兰大巴扎(GrandBazaar)是中东地区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巴扎之一,也是伊朗国内一支主要经济力量,控制着国内不少资金和地下钱庄,他们曾在1979年革命中坚决反对国王巴列维,支持伊朗最高领袖霍梅尼,革命胜利后不少商人都在政府任职。

因此,大巴扎长期来一直是伊朗政界保守主义大本营。大巴扎上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人表示,我们并不反对政权,但我们对经济形势感到愤怒,不能再这样经营下去。

 

 

资料图:德黑兰大巴扎(图源:推特TRAVELS WORLD

伊朗《金融论坛报》(Financial Tribune)周一援引一份官方文件称,伊朗工业和贸易部长穆罕默德·沙里亚马达里(Mohammad Shariatmadari)已经宣布禁止进口1339种商品,包括家用电器、纺织品、鞋类、皮革制品、家具、保健品和机械设备等。路透社称,这份禁令表明,美国的制裁威胁正促使伊朗重新开始实行“抵制经济”,试图维持外汇储备,并尽可能自给自足。

伊朗货币正在崩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3月估计,伊朗政府外汇储备规模在1120亿美元,经常性账户仍有盈余。这些数据表明,在没有外部支付危机的情况下,伊朗能够经受住制裁。

但伊朗货币里亚尔兑美元汇率正面临来自美国制裁的压力,据外汇网站Bonbast.com的数据,25日黑市汇率已跌破1美元兑90000里亚尔,上周四(21日)的汇率为1美元兑75500里亚尔,去年年底汇率为1美元兑42890里亚尔。伊朗政府设定的官方汇率为1美元兑42000里亚尔。

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将在今年8月重新对伊朗实施部分制裁,今年11月还将加大制裁力度。制裁可能导致美元结算通道关闭,伊朗无法通过出售石油获得美元,这样的市场预期引发伊朗人加速兑换美元。

伊朗行会会长阿里·法泽利(Ali Fazeli)对半官方的塔斯尼姆通讯社(Tasnim)表示,“大巴扎上局势平静,生意并无反常。”

伊朗国家电视台援引德黑兰副州长雷扎伊(Abdolazim Rezaie)的说法称,“在德黑兰的抗议活动中没有人被捕”,所有商店都将在周二开业。

另一半官方新闻机构法尔斯通讯社(Fars news agency)则报道,德黑兰手机和电子产品中心阿拉丁(Aladdin)和查苏(Charsou)的商家周日纷纷关门,以抗议里亚尔的下滑。

目前,伊朗政府正着手设立平行市场,打击黑市交易。

 

 

6月25日的抗议场面(以色列《国土报》配图)

抗议者诉求可能不局限在经济

以色列《国土报》25日报道称,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抗议者在距离大巴扎两公里的伊朗国会大厦与警察对峙,警察使用催泪瓦斯并冲进人群驱赶。

不少推特账号用图文和视频持续直播抗议活动,他们声称抗议者包围了距大巴扎2公里左右的伊朗国会大厦,有卡车司机向抗议者提供棍棒和石块,还有抗议者高呼“是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给我们带来苦难”。

 

 

 

 

有人@国务卿蓬佩奥和特朗普:

 

 

还有人呼吁参加海外声援:

 

 

《国土报》将本次抗议与去年年底在伊朗全国爆发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联系起来。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当时抗议伊朗经济问题的抗议示威活动于2017年12月28日率先在第二大城马什哈德(Mashhad)爆发,且快速蔓延全国。示威者在部分地区攻击政府建筑与警局,21人死于动乱。伊朗革命卫队司令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今年1月3日宣布动乱结束。他当时指出,全国最多只有1.5万人参与这场动乱,有示威者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大规模的干预,其中数千人居住国外。

今年5月2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伊朗提出对“伊核协议”的12项重大修改意见,并表示如果伊朗同意修改,将有望重新达成伊核协议,否则将对伊朗实施“最严厉制裁”。蓬佩奥当时还提到,“伊朗人民应该选择他们想要的政府”,不过随后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否认了美国有意更迭伊朗政权的说法。

不过,从本次抗议目前的规模来看,无论是人数还是激烈程度都不如去年年底的动乱。

乍暖还寒的伊朗经济

2016年,伊朗在六方会谈框架下达成“伊核协议”,美国和欧盟相继接触对伊朗制裁,伊朗经济逐步恢复,经济增长率从2012年的-6.8%,到2014年的3%,到2015年的1%,再到2016年的7.4%,伊朗经济继续向好,在2016年第四季度到2017年第一季度,甚至一度高达16%-17%。伊朗的通胀率从2012、2013年的大于30%,到2016年降到10%以下,伊朗政府抑制通胀成果显现,财政日趋稳健。

然而,17年下半年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持续威胁要退出伊核协议,重新制裁伊朗,伊朗经济增速迅速下滑,17年第三、第四季度回落到4%左右,18年一季度增速更是只有0.5%。

 

 

伊朗GDP增长率曲线(2013年6月至今,来源:全球经济数据库CEIC)

另一方面,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至今,伊朗出于地缘政治等因素的考虑,积极参与叙利亚内战,在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等方面对竭尽全力的支持巴沙尔政权。

经济方面。叙利亚爆发危机后,美国、欧盟、阿盟和土耳其等国相继对叙利亚政府实施资产冻结、经济制裁、石油禁运等一系列惩罚性措施。在此紧急关头,伊朗及时为叙利亚输血,2011年8月,伊朗政府通过中央银行向巴沙尔政府援助超过10亿美元,同年12 月,伊朗政府通过加急程序特别送交议会审议通过了《伊叙自由贸易协定》,两国实行互免关税和无限制货物贸易。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声称到2012年2月为止,伊朗已经向叙利亚政府提供了90亿美金以帮助其抵御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伊朗稳健的与叙利亚发展经济联系,在叙利亚的各行各业进行投资。以至于有了叙利亚正在被伊朗殖民的声音,今年年初伊朗国内爆发示威游行也与伊朗在叙利亚投入过多,而忽视国内经济发展有关。

据粗略估计,伊朗每年投入在叙利亚战场的资金规模达到数十亿美元,此外,还有对也门胡赛武装和黎巴嫩真主党的支持,相较伊朗目前总额为112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规模,这些投入是一笔不小的开销。